八一中文网 > 大唐神级小农民 > 第四十五章 听说有学子要逼宫

第四十五章 听说有学子要逼宫


  孔颖达老爷子,一边提笔写着奏章,一边呲着牙吸溜冷气,把在身边伺候的孙子孔惠远给纳闷的不行。
  后来实在是忍不住了,捡一个老爷子停下毛笔吸溜嘴的时候,凑过去问了一嘴。
  “爷爷,您老人家莫不是这几天上火,牙疼了?”
  神踏马牙疼。
  孔颖达嘴角抽了抽,一巴掌给拍一边去了。
  “给我滚一边去……”
  “好唻——”
  孔惠远立马眉开眼笑地滚出去了,唯恐自家爷爷待会就改变了主意。
  这厮算是被自家爷爷给玩坏了,天天带着身边言传身教,对学业的要求已经不能用严苛来形容了。这会儿得到机会,滚得那叫一个利索。
  孔惠远刚一出门,孔颖达就忍不住跳了起来。
  疼,疼,疼!
  刚才那一巴掌下去,效果明显——手,肿的更厉害了。
  等他好不容易写完奏折,紧赶慢赶地赶到皇城,宫门已经落锁了。
  望着戒备森然的宫门,孔颖达老爷子忍不住泪流满面。
  手,更疼了。
  悻悻地回到家里,他才发现自家宝贝孙子竟然还没有滚回来,气得老头差点又拍了桌子……
  冲着自家儿子狂吼。
  “赶紧把那个小兔崽子给我找回来——”
  然而,哪里是这么好找回来的?
  好不容易得到了放风的机会,孔惠远岂容错过?当天下午麻溜滴就溜出去了。
  当然平康坊这种地方他是不敢去的,要是被家里知道了,能把腿给打折。
  大酒楼他也没敢去,目标太大,容易被自家爷爷抓回去。他喊了几个狐朋狗友,找了一家胡姬小酒肆,蹲里面喝酒去了。
  长安大家上,像这样的胡姬酒肆多如牛毛,许多高鼻深目,性情奔放,皮肤雪白的胡姬,会跳着异域风情的舞蹈,在门口招揽生意。
  遇到客人口花花地沾便宜也不会着恼,反而还会欲拒还迎地笑闹两句,生意很是火爆。
  不仅许多行脚的商人喜欢到这样的地方喝上一杯,就连国子学和太学的学生也喜欢到这样的地方喝一杯。比如和孔惠远一起来的两个小伙伴,就是这里的常客。
  孔惠远有些羡慕地看着周围几个小伙伴给胡姬笑闹,自己端着酒杯在那里吸溜吸溜地喝酒。
  这可怜的孩子,可被他爷爷给折腾坏了,就这样他都已经感觉幸福地不得了——反正今天就猫着不出去了,打死也不出去……
  人就不能把自己从热闹里摘出来,否则你耳朵里就会挤进去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比如孔惠远,此时他就被不远处,子上几位年轻学子的声音给吸引了去。
  开始,他还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等到后来,忍不住就变了脸色。从怀里摸出一把铜钱拍在桌子上,起身就走。
  “两位兄台,慢用,在下忽然想起还有点事要办,先走一步……”
  说完,拔腿就走。
  剩下的两个小伙伴见怪不怪,哈哈大笑着冲他摆了摆手。
  “孔兄且去,千万不要惹恼了令祖父——哈哈……”
  要是换了往日,孔惠远免不了要嘴硬一番,充充脸面,但今日他却没了这个心情,急匆匆地往家里去了。
  “你个小兔崽子,今天到底去哪里鬼混去了?弄得一身酒气,成何体统!”
  一见自家孙子没有在外留宿,孔颖达不由偷偷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神色严厉的呵斥。
  要是换了往日,孔惠远早就嬉皮笑脸,花式求饶了,但今天他却没了心情。上前一步,主动凑到自家爷爷身边,低声道。
  “爷爷,不好了,国子监那边出事了!”
  听着孔惠远低声的陈述,孔颖达的脸色不由越来越凝重。
  “这群混账东西,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听到最后,孔颖达老爷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吩咐管家孔福备车,连衣服都没换,就急匆匆出门了。
  “爷爷,夜深了,要不您明天再去——”
  “明天去?胡瓜菜都踏马凉了!”
  竟然有人鼓动国子监六学的学生去午门外集会,抨击当今皇帝国难当头,不问苍生,却问鬼神的荒谬举动……
  真踏马——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国家大事,唯祀与戎。
  岂是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好蛋娃子能管的事?
  更何况还是这种激烈的近似逼宫的方式?
  一旦惹怒了陛下和当朝的宰辅,这群傻孩子前途就得凉凉。作为国子监的忌酒,他哪里还坐的住?
  街上巡夜的武侯,自然是拦不住孔颖达老爷子的,等他黑灯瞎火,一路赶到国子监,都已经三更将尽了。
  他急匆匆地把留值的助教,博士统统给集合起来,面色沉凝地交代着任务。
  “老夫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明天早朝的时候,务必把各学的学子留在学校。谁哪里出了问题——后果,你们懂得后果——”
  孔颖达的话,让所有人都不由面色一凛,连半夜被人叫醒的小怨艾都跑了个干净,急匆匆地各自出门了。
  孔颖达也不睡觉了,亲自坐镇国子监,随时听取各处的情况。他一边熬夜,一边顶着黑眼圈在那里咒骂。
  “小兔崽子,千万别让老夫知道你是谁,否则老夫与你决不甘休——”
  对付学生最好的武器是什么?
  当然是老师!
  第二天一大早,兴匆匆走出宿舍大门,准备进行自己犯颜直谏匡正君王壮举的学子们,就发现门口站着一个手执戒尺的可怕身影。
  “先生,请让开道路,我等要进宫请命——”
  一个铁头娃义正辞严,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先生的大戒尺就落下来了。
  “老夫让你请命——请你一头疙瘩!”
  蹲在大门口,喂了一夜蚊子的老夫,火气顿时就上来了。
  噼里啪啦——
  老夫子手执戒尺,顶着黑眼圈,如入无人之境。一路砸过去,集结的队伍顿时狼奔豸突,稀里哗啦,士气全无……
  在朝堂上举行朝会的李世民和许多大臣,并不知道,在他们成功朝会的背后,站着一群顶着黑眼圈的先生。
  当然,柳子安也不知道,自己随口出的一个主意,还能闹出这么多的事来……
  PS:上章节中,关于魏征和民部尚书的人选弄错了,贞观三年,魏征还以秘书监的身份担任右丞,还不是侍中。民部尚书也还不是唐俭,而是左丞戴胄。为自己的常识错误向大家道歉。。
  另外感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让我在这一轮的竞争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今天家里客人不断,十点多才送走最后一波,更新晚了,恕罪,恕罪。不敢睡,加班再码一章,等不及的朋友可以明天早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