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唐神级小农民 > 第三十二章 不好,我可能中了毒

第三十二章 不好,我可能中了毒


  PS: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感谢各位亲人的仗义出手,大力支持,看着飞涨的推荐票和众腾君的打赏支持,心里只有一个字,感动!无以为报,要不我以身相许?嘎嘎——滚去去码字,做好爆更的准备。
  听到自家女儿故意跟自己抬杠的话,李世民不由莞尔。
  “对,对,对,说不准你程伯伯正躺在满是冰块的帐篷里,逍遥快活呢!你这么一说,我都想去了——对,明天没事,朕也去看看这个老货,看看他到底搞的什么鬼名堂!”
  以他对程咬金这老货的了解,这厮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去遭这罪,指不准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阿耶,阿耶,我也去——”
  长乐公主顿时举臂欢呼,对这个女儿,李世民毫无抵抗力。
  “好,好,好,同去,同去——”
  李世民父女晚上睡得怎么样,不知道。但有冰块加持,帐篷里清凉无比,程咬金睡得真是极为香甜,柳子安也睡了穿越之后最舒坦的一觉。
  一觉醒来,只觉得神完气爽。
  柳子安蛮有成就感地望着眼前的
  吃过早饭,借了程咬金的坐骑,准备到县城里面买点材料,回来给巧儿做雪糕。
  三个人早就对柳子安描述的雪糕垂涎欲滴了,一听这个,哪里还肯在地里守着,二话不说,拉过坐骑跟着柳子安就跑了,程咬金跳着高地喊都没喊住……
  蓝田县城规模不大,就跟后世的一个乡镇差不多,自然不会像长安城那么规矩森严,不用等什么开始的鼓令,天一亮,各家门市就自动地打来了门帘,开始摆货,准备营业了。
  柳子安这一世还是第一次采买这种生活物质,到市面上逛了一圈才发现,这个的各种物价真是不便宜。
  尤其是红糖,品质粗劣,杂质挺多也就不说了,竟然还贼贵!如果不是程处弼他们抢着付钱,就自己身上带那点铜板,还真不够花的。
  本来还想买点水果,做水果雪糕的,但价格真是也挺感人的,只买了点柰子就回来了。
  所谓的柰子,就是后世的苹果,只是个头要小一些,口感也不如后世的好,但总好过没有。结果,就这还是让柳长卿老两口大呼败家。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多半晌了。
  正是暑气上升,热得人浑身冒汗的时候。
  要做雪糕了。
  巧儿热情高涨,硬是忍住了生啃柰子的冲动,主动地帮忙把几个柰子洗得干干净净。
  程处弼积极主动地要帮忙烧火,结果搞得整个厨房全是浓烟,被柳子安一脚给踢出去了。
  这个坑货,简直就是厨房杀手,以后再敢进厨房,腿给他打折了!
  把洗干净的苹果,切成薄片,用力搅拌成果浆,加上买的劣质红糖,加上早准备好的凉开水,倒煮沸的牛奶,搅拌均匀,然后就被倒入了铜盆里……
  没有合适的器皿还能怎么办啊?
  这也算一项创举,世界上第一个像铜盆一样大的雪糕问世了……
  办法总比困难多。
  指挥着程处弼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把盆中的雪糕分成大小差不多的十几份。
  柳子安这边刚用刀子砍了几个大号的牙签过来,就发现程处弼和巧儿早已经一人捧着一块啃了起来。
  像冰块一样凉爽,又比冰块酥软。
  香香的,甜甜的,还带着一股子柰子的清香味儿,轻轻舔一口,那带着清凉的美妙滋味就能从嘴里一直凉到肚子里去,连柳长卿老两口都吃得眉飞色舞的。
  “这个雪糕真是个好东西!比冰镇酸梅汤什么好到没边了——我去给我家老爷子去送几块解解暑去——”
  程处弼找了个大瓷碗,往里面扒拉了几块,拔腿就跑。
  “处弼,你猜,你这一次会不会挨揍——”
  柳子安哈哈一笑,在后面喊了一句。程处弼差点一个跟头栽到地上,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还有没有办法一起好好玩耍了……
  一铜盆的雪糕,不大一会儿就被消灭一空。
  “这东西就是个消暑解闷的玩意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虽然吃起来感觉很舒服,但是吃多了伤会伤脾胃,对身体不好。尤其是老人和孩子,更不能多吃……”
  第二盆,柳子安就做得精细了许多,特意让李思文和秦怀玉两个拿着随身带的短刀,去院子外面砍了棵青色的竹子,大致的打磨成了前世冰棍的形状。
  又用竹片把铜盆里面分割成一个个长方形的小格子,硬是做出几分前世雪糕的样子。
  虽然柳子安这么说,但大热天的,看着雪糕不让吃,谁能忍得住?
  柳子安一看,干脆一人又发一根,吃个痛快好了。
  剩下的,让他往铜盆里一扔,直接端土豆地里去了。既然决定从制冰上赚第一桶金,雪糕这种风靡前世的产品,怎么能放过?
  他有信心,只要程咬金见到这种产品,一准会喜欢上。
  他乐滋滋地盘算着,在前面端着盆子走,后面李思文和秦怀玉,一人拿着一根雪糕,在那里吸溜吸溜地吃正欢,忽然就听得李思文哎哟一声就捂住了肚子。
  “哎哟——肚子疼——”
  李思文话音刚落,秦怀玉就像约好了似的,也哎哟一声捂住了肚子。
  “不好,我的肚子也疼——哎哟,像有刀子搅一样——莫不是这雪糕有毒……”
  李思文一听,瞬间想起评书中那些中毒的描述,我的天,可不就是这个感觉,一张大黑脸都差点给吓白了。
  “子安哥,快救命——可怜,我还没有娶上老婆——”
  柳子安往他们脸上扫了一眼,差点被两个人给气乐了,受凉拉个肚子你都这么多戏!
  “想活命不?”
  柳子安一脸严肃地问道,两个人一看柳子安这表情,心里就更惊了,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柳子安伸手往路旁边的高粱地一指。
  “由此向北,直走五十米,不要拐弯,解腰脱裤撅屁股,半刻钟再回来,毒性自解!”
  那还等啥!
  两个弯着腰,捂着肚子,蹭蹭就钻高粱地里去了。
  柳子安再也忍不住了,抱着肚子在路边差点给笑岔气了,这俩夯货太老实了……
  “喂——小子,柳子安家怎么走?”。
  柳子安正偷着乐呢,就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十几匹快马已经齐齐地在他跟前勒住缰绳。
  马蹄扬起的灰尘,瞬间扑了他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