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唐神级小农民 > 第二十九章 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第二十九章 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柳子安很快就做好了自己的心理建设,念头顿时就通达了许多。
  几个人皆大欢喜。
  晚饭都吃得欢快了许多。
  虽然柳子安坚决不让他们喊老师,但有了这层关系,程咬金自觉和柳子安的关系有了突破性发展,说话做事更加自然随意起来,拉着柳长卿,一口一个老哥的叫着,一会就把柳老爷子哄得找不到北了。
  结果,连老伴在一旁盯着都没管用,愣是把自己喝醉了……
  至于醒来会不会挨骂,就得看他老爷子的造化了。
  三个酒足饭饱,程咬金则带着柳子安、程处弼、李思文和秦怀玉三个人到地头去看土豆去了。
  夏日的夜晚,田间地头确实是比家里凉爽一些,但那些蚊虫叮咬也比家里厉害的多啊。好在程咬金常见在外带兵,早就做好了准备,让人给准备了一大堆的艾草,点燃之后,熏炙了半天,情况才好了些。
  但,结果就是,更热了!
  热,真热,树梢都一动不动。
  知了趴在树梢上拼命地叫,就连田鸡都不甘示弱,扯着嗓子拼命嚎,让人分外的烦躁。程处弼他们几个扯开上衣,光着膀子,在那里呼哧呼哧扇。
  “这天是要热死人咋地啊——要是能有块冰就好了——”
  程处弼这么一说,其他人就觉得更热了。
  李思文有些幽怨地瞄了一眼,坐在那里,拿着衣襟当蒲扇的程咬金,默默地补刀。
  “冰块——家里有——”
  李思文的话,顿时让三个人一阵哀嚎。
  他们三个,哪里受过这份罪?
  夏天虽热,但家里每年都会买不少冰,而且宫里也一六三八地赏赐些下来,到晚上喝上杯冰镇的酸梅汤,或者是吃几片井水浸过的寒瓜,躺在放着冰块的房间里,哪像现在这般煎熬。
  程咬金瞥了他们几个一眼,没好气地训道。
  “鬼嚎个屁,老子当年行军打仗,比这更难熬的天气都受过——你们连这点罪都受不了,能成什么大器!”
  这厮讯问,撩起衣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话头一转,又冒出来一句。
  “不过,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说的也没错,要是有几块冰就舒服了——可惜没有……”
  程处弼等人:……
  几个人的话,让柳子安却不由心中一动。
  “若是有钱,想要冰块的话,倒是不难——”
  “这里有卖冰块的?”
  程咬金顿时就来了精神,程处弼等人也跟打了鸡血似的。
  “子安哥,你只管说,哪里有卖的,我们去买来——”
  几个人真是热坏了,现在还是在帐篷外边,要是等到了晚上,跑到帐篷里,这那能睡得着啊。
  “那行,跟我走——”
  一听有冰买,程处弼三人拍屁股就走,只剩下程咬金在后面吹胡子瞪眼。
  三个人,跟着柳子安深一脚浅一脚,从村东头一直走到隔壁的王家庄,才在一家小药铺面前停下脚步。
  “子安哥,你有病?”
  程处弼有些奇怪地看了柳子安一眼,柳子安呸了一口。
  “你才有病——我好着呢——”
  “那你好端端的领我们到药铺做什么,你不是要买冰吗?”
  李思文有些纳闷地挠了挠头。
  “稍安勿躁,待会我给你们变个戏法——”
  柳子安捉狎之心大起,神神秘秘地冲他们摆了摆手。
  药铺名叫回春堂,是双子沟这一片唯一的一处药铺了,乡亲们有个头疼脑热,基本上就指着这家铺子了。
  里面也没什么伙计,掌柜的自己带着儿子,把大夫学徒全兼了……
  柳子安上前叫门,掌柜的王大夫一看是柳子安,赶紧把大门拉开了。
  “子安,怎么了,莫不是你阿耶的伤情又有了反复?”
  十里八乡的,根本搁不住事。双子沟那边打的挺热闹的,王家庄这边早就听说了。
  “没有,没有,我阿耶身体已经大好了——”
  柳子安赶紧解释了一句,惹来王大夫一阵赞叹。
  “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学啥都快,你瞧我们家这混小子,跟着我多少了,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拿不准——”
  王大夫的儿子听到动静,刚从后面的屋里出来,在柜台后面:“……”
  一不小心,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还干巴巴跑人家跟前了。
  柳子安干笑两声。
  “侥幸,侥幸,都是侥幸——那啥,我买点东西——”
  程处弼等人长得跟土匪似的,柳子安也没让他们进门,他们三个在外面看着柳子安在里面比比划划,一会儿那个胖墩墩留着几根三羊胡的掌柜就让后面的年轻人给他包了一包白面,然后柳子安就提着纸包,兴匆匆从里面走了出来。
  “走吧,回家——”
  如果不是柳子安在他们面前,一再的展示近乎仙术的能力,三个人早就炸了。但现在,他们可不敢造次,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柳子安回去了。
  回到双子沟的时候,柳长卿老两口还没睡觉。
  柳子安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到了厨房里,让程处弼把吃水用的水缸给提到了院子里,然后把家里洗菜的铜盆也都拎出来。
  在程处弼等人莫名所以的目光中,柳子安把纸包中的白色粉末倒入水缸中约莫有三分之一的数量,然后又把铜盆装水放入缸中。
  “等吧,一会就有新鲜的冰块出炉——”
  三个人闻言,跟好奇宝宝似的,都凑到水缸旁边去了,瞪着老大的眼睛往里看。
  此时,已经是月中,皎洁的月光从天空撒下来,把庭院照的一清二楚。水缸里的水也在月光下散发着粼粼的波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很快三个人就感觉到了一丝凉意从水缸传来。三个人不由相互对视一眼,目光露出震惊的神色。程处弼更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试探了一下,瞬间就把手指给缩了回来。
  冷!
  水温低的简直像冰块。
  在三个人惊骇的目光中,铜盆里的凉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冰块!
  夏日造冰!
  “子安哥,你可别告诉我这也是农家的手段……”
  三个人望着柳子安,就跟看神仙似的。。
  “不是农家手段,就是个小戏法,很简单,你们上,你们也行——”
  望着三个人大惊小怪的眼神,柳子安觉得还是赶紧告诉他们原理比较好,不然这三个夯货非把自己当成神仙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