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唐神级小农民 > 第二十二章 你病得不轻

第二十二章 你病得不轻


  程咬金气得哼地一声,扭过脸去不看他那张可恶的脸。不过被房玄龄这么一打岔,程咬金这人也打不下去了,房玄龄这才一脸正色地望向柳子安。
  “年轻人,昨日处弼他们带回去的蒜苗和茄子可是出自你手?”
  “啊?啊——啊!”
  柳子安没想到竟然是找自己的,愣了愣神,才点了点头。
  这事他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已。自己能种出来有特殊属性作物的事情,只有找个合适的机会传扬出去,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它的价值,偷偷瞒下来对自己来讲没有任何的意义。
  昨天他毫不犹豫的就卖给了程处弼和李思文土豆丝,又毫不吝啬地每个人送了一截蒜苗,有结交二人的意思,也未必没有借助这件事情,把自己这项能力透漏出去的想法。
  见柳子安果然点头,房玄龄不由心中大震,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就连程咬金和秦叔宝三人也暂时忘记了收拾程处弼等人的事,一脸惊喜地围了上来。
  “年轻人,你快快告诉老夫,你在那茄子和蒜苗中到底掺入什么伤药,竟然有断骨接续,创口生肌的妙用!”
  程咬金等人看着柳子安,眼神狂热。
  没有谁比他们这些带兵打仗的将军更加清楚,一种高明的伤药对那些浴血奋战的将士们的意义了。
  “没有伤药——”
  这事瞎忽悠肯定不行,就算是忽悠得了一时,也忽悠不一世。
  “年轻人,不用担心,老夫乃是左武卫大将军冀国公秦叔宝,我以个人声誉担保,绝不会让人觊觎你的秘方,只是想为三军将士求得一个保命的机会!你的秘方永远是你的秘方,只要你能做得出来,朝廷可以出钱,向你求购——”
  秦叔宝言辞恳切。
  “你若是信不过我,这里还有当朝的尚书左仆射——”
  秦叔宝还以为柳子安是怕他们谋夺他的秘方,伸手拉过旁边的房玄龄。
  “这一位就是当朝尚书左仆射房玄龄,你若信不过老夫,老夫可以让他给你担保或是写下字据——”
  “老夫李绩也可以一同为你担保——”
  一次性就遭遇了四位顶级大佬,柳子安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四人,偷偷地跟前世在史书上看到的画像做对比——那画插图的是谁,滚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山水画你画的不像我忍了,这人物画像你也走意象派还是咋地……
  “我看你身穿长衫,应该也是一位读书人,你若是有意为官,老夫还可以向朝廷保举,许你一个太医院医正的名头!”
  见柳子安看着自己等人,脸色古怪,还也以为柳子安对这些条件不满意,房玄龄忍不住开口补充了一句。
  当朝宰相直接举荐,这待遇可真是够优厚的了。太医院医正说起来只是个从九品,但那也是入了品级的。
  这么讲吧,大唐的读书人,辛辛苦苦考上进士,除了极个别的人外,大多数也只能进崇文馆熬资历。锤炼几年后,才能外放为官,而且他们大多数人的第一个官职,往往便是从九品的中下县县尉,还不如这太医院的医正。
  房玄龄这一张嘴,柳子安就等于是直接从县学生员一步跨越了读书人多少年的奋斗历程。这差不多就是后世由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高中生,直接做到了副县长的级别了。而且这太医院的医正,还是能够经常见到皇帝和其他王公贵族的从九品,这含金量就更足了。
  “怎么样,年轻人,给个痛快话吧——”
  秦叔宝热切地看着眼前这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连自家儿子可能刚做给自己惹了个大麻烦的事儿都给选择性地忽视了。
  终于不用在自家大门上见这位大佬了!
  柳子安此时也很激动啊,眼前的这可是活着的大佬。自家大门上贴着的门神忽然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了,还跟在跟自己说话——说实话,这会儿他都想伸手去摸摸秦叔宝的脸,哪里还顾得上他们几个说什么……
  秦叔宝:“……”
  这是什么操作,一言不合就摸脸?
  望着朝自己脸上伸过来的大手,秦叔宝人都懵了。活了这么多年了,就没遇到过见面就伸手摸自己脸的……
  好在,他年龄虽大,但功夫还在,下意识地一侧身就让柳子安的咸鱼手落到了空处。若不是还要跟这小子商量伤药的事,他都想直接一脚把他给蹬出去,太欠揍了啊!
  “老爷子,您病的不轻啊——”
  柳子安有些遗憾地缩回自己的手,望着秦叔宝瞬间变得涨红的脸色中游离着一丝黯淡的青气,不由心中一动,忍不住脱口而出。
  在场的所有人:“……”
  啪——
  程咬金一巴掌就呼他脑袋上了,如果不是这几天身体被强化了几次,这一巴掌就能把他抽趴下了。
  “混账东西,怎么跟我二哥说话呢——”
  要不是伤药的事还得指望这小子,程咬金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抽飞。
  李绩和房玄龄也有些迷,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跳的吗?自家儿子就够混账的了,想不到这个眉清目秀的家伙更混账……
  柳子安顿时就急眼了,拧着脖子,一脸悲愤。
  “你狗咬吕洞宾——”
  程咬金:“……”
  头这么铁的吗?
  气得他一撸袖子,嘿笑一声,就想逮住这货给他来一顿。柳子安一看大事不好,程咬金这货根本不讲理,蹭地一下子躲到秦叔宝背后去了。
  秦叔宝都不知道该什么表情好了。这货前脚刚骂完自己,回头就找自己寻求庇护,这脸皮到底是咋长得啊……
  “你是不是最近经常头晕耳鸣,睡不好觉?而且浑身酸疼,双目发涨,心慌气短,还特别容易流汗?”
  柳子安一边拽着秦叔宝的后衣襟,跟躲猫猫似的,躲着程咬金,一边急促地说着秦叔宝的病症——说慢了他怕挨揍……
  几个人面色顿时古怪起来,就连程咬金也顾不得要揍他了。
  “你小子能看出我二哥的病症?瞧着这胡子头发也不白啊——”
  柳子安:“……”。
  这货莫不是对大夫有什么误解?
  PS:昨天那一章不够爽?从凌晨到现在收藏一直不动了,我这是要提前凉凉吗?一曲忐忑送给自己,默默无语双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