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唐神级小农民 > 第二十章 真,戏精

第二十章 真,戏精


  崔子干一脸怀疑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这五六十条彪形大汉,心中狂骂。
  “大兄嘚,栽赃陷害也得专业点啊——”
  几十条从军中退下来的好汉,被一群人数相当的县学生员给打了。
  你敢信?
  关键是,除了公孙节旁边几个抱着胳膊腿的,好像被揍的不轻之外,其余那几十条汉子,连个乌眼圈都没有!
  你以为,给我鬼叫成这个德性,我就会上你的鬼当?
  我信了你的邪!
  一群戏精!
  自觉智商受到了侮辱的崔子干,鄙夷地扫了一眼躺在地上“装模作样”的公孙节等人,大手一挥。
  “都给我拿下!”
  这公孙节平日里仗着有个当瑀国公的义父,没少拿捏自己,这下总算是犯到自己手里了!
  有柳子安等人救出来的四位小姑娘在,又有王老夫子和一众县学生员作证。公孙节私掳人口,蓄奴行凶,围攻县学,殴打生员的罪名确凿无疑,当场打入大牢。
  “你个狗官,你莫不是瞎了眼——”
  公孙节委屈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你那只眼看到了我们殴打生员,明明是我们被人殴了啊!
  崔子干一阵呵呵。
  “给本官押下去!”
  终于收拾掉了这个刺头,崔子干神清气爽,处理起政务来更加得心应手。
  为虎作伥的吕景、牛二等人一并收监,四位小女孩则被县里暂时收养,稍后会通知家属前来认领。
  作为此次事件中的义士,从县学王老夫子,到一众生员,都得到了县令崔子干的大力表扬。尤其是在得到程处弼等人的身份之后,崔子干脸上的热情洋溢地都快流下来了,特意把四个人单独留下勉励了一番,然后一脸赞许地道。
  “四位小郎君,此次不惜以身犯险,深入虎穴,解救弱女的义举,实在是高风亮节,我辈楷模,下官一定要亲自向朝廷禀报,为你们向朝廷请功。”
  程处弼三人美得鼻子都要冒泡了。
  他们倒不是把朝廷那点可怜的奖励看在眼里了,关键这事露脸啊。
  活这么多年了,有人给自己请功这种事,还是破天荒地头一遭啊,以前都是被人告状来着……
  如今有人要为自己请功了!
  不过谦虚还是得要的,咱得矜持!
  真是心有灵犀啊
  “崔明府过奖了,过奖了,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程处弼等人故作淡定地摆手谦虚,崔子干是何等人?那是在基层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油条了。
  “几位小郎君过谦了过谦了,老朽虽然没有什么建树,但这一双老眼却从没有看错过人,几位小郎君一个个器宇轩昂,一看就知道都是少年俊杰,必将大有作为的人。这些济危救困,仗义出手的事,在你们看来不过是区区小事,但在本官看来,那就是大事,大好事,必须大力弘扬的义举啊!”
  崔子干激动地拍着有些干瘦的胸脯,一脸的义正辞严。
  “老朽身负朝廷使命,怎么可以对这等义举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老朽一定要向朝廷为诸位请功,还请四位小郎君成全——”
  程处弼有些为难地看看崔子干,“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这个面子我们得给——”
  程处弼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这么高调,真不是我们的风格……”
  崔子干脸上更加热情。
  “对对对,四位小郎君受委屈了,一切都是为了弘扬正气,教化百姓……”
  程处弼等人晃着膀子,跟大螃蟹似的,从衙门里走出来,崔子干一脸殷勤地把人一直送到县衙门口,才恋恋不舍地跟几个人告辞。
  “我只是想低调而已,咋就这么难呢——”
  离开县衙,直到看不到崔子干站在县衙门口的身影,程处弼还意犹未尽地挺了挺胸脯。
  柳子安:“……”
  大兄嘚,脸呢?
  出来县衙,王老夫子和县衙的生员还没有走远,正站在不远处等着呢。男人之间的友谊就这么简单,一起打一架就好了,更何况这一次大家还一起立了功?
  一见柳子安和程处弼等人上来,大家顿时热情地围了上来。县学的生员们,也多少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场酣畅淋漓的烂仗过后,也一个个心清气爽,心情愉悦的很。竟然觉得自己歪着帽子,挽着胳膊的样子还挺有男子汉气概,至于鼻青脸肿的,脑袋更是高高的扬起,感觉威风极了——这都是全新的生命体验啊……
  秦怀玉还好一些,程处弼和李思文在长安读书人的圈子里,就是大号的狗不理。那些读书人恨不得当面唾他一口唾沫,然而今天却成了这群读书人的英雄。
  都是并肩作战过的战友了,县学的这些读书人现在看程处弼他们三个贼顺眼,这三个家伙虽然粗鄙不文,但人家是义士啊,做得事漂亮,让人挑不出毛病,关键是一起打架的时候还贼靠谱——不是他们领着头往前冲,自己还真有点怵……
  “程公子不愧是将门虎子,武功了得——”
  “李公子那一脚踢的漂亮极了,一脚就把公孙节那厮给踹飞了……”
  “秦公子看着文文静静的,打起来真是凶悍,佩服佩服——”
  三个人虽然想谦虚矜持点,但这脸它绷不住啊,它老是要绽放怎么办?
  “兄弟们,以后到长安,一定要记得找我们,不二话,万春楼,痛痛快快地陪大家喝一场……”
  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越聊越投机,瞧着那架势,都快要烧黄纸磕头拜把子了。柳子安没有理他们,趁着这个功夫上前给王老夫子见礼,简单地交代了一下这段时间自己的情况,想要再给老先生请几天假。
  “伺候父母是孝道,请假的事你不用担心,包在老夫身上……”
  王老夫子赞许地看了一眼柳子安,二话不说,拍着胸脯就担待下来了,就待见明事理,懂孝敬的孩子,没白跟着自己读这么多年的书。。
  “你先在家调养调养身子,照顾好父母,等回来有什么跟不上的地方,尽管来找老夫……”
  这就是要给自己单独补课的节奏。